第06版:团结周刊2
3上一版  下一版4
 
筑牢海上生命线
一场“听得过瘾”的座谈会
在黑龙江建立新型收储机制
建言选萃
区域内民营企业发展提档升级
 
版面导航
 
3上一期
下一篇4 2018年10月23日 放大 缩小 默认        

筑牢海上生命线
——民主党派成员建言推进国家海洋救助保障体系建设
 

黄 宗

47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1.8万公里的大陆海岸线;每年3亿人的客运,160多万亿吨的货运量。两组简单的数据即可描绘出我国当前海运事业巨幅画面。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建设海洋强国,必须进一步关心海洋、认识海洋、经略海洋,加快海洋科技创新步伐。当前,海洋救助保障体系需要进一步完善,以全力保障海上安全,自觉服务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

民主党派成员长期关注海洋强国战略,围绕如何提高我国海上应急救助能力,更好地对接和服务国家战略,提出许多有针对性的建议。

增强战略认识 提升海洋救助能力

海洋救助保障体系建设是建设海洋强国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保护海洋环境的必然要求。中共十八大以来,海洋救助保障体系建设得到快速发展,海上应急处置能力有了明显提升。同时也存在一些矛盾和问题,其中之一就是缺少对海洋救助战略地位的认识

数据显示,2015至2017年,我国有45651人遇险,平均每天41.6人遇险、2人死亡或失踪;有5265艘船舶遇险,其中1073艘沉没,平均每天4.8艘船舶遇险、1艘沉没。

对于每16万平方公里海域、1000公里海岸线内只有1个救助基地而言,我国海上搜救力量明显捉襟见肘。对于拥有海运总规模位居世界第三的海洋大国而言,救助直升机仅20架的搜救力量更显得力单势薄。

农工党中央副主席、海南省委会主委,海南省副省长王路建议,进一步强化海上搜救能力建设;制订和完善各类海上搜救工作预案。加强海上应急搜救打捞关键装备和高端装备建设,强化海、陆、空三位一体海上专业搜救打捞能力,增强涉外救助能力;构建以社会力量为主体、以专业力量为骨干的海上搜救队伍。

“推动区域及国际合作。加强琼、粤、桂、闽海上搜救应急合作,密切与香港、澳门海上搜救合作,积极参与我国与周边国家的海上搜救合作,研究与东盟国家建立海上搜救合作机制。”王路说。

理顺协调机制

建立协调的海洋救助体系

海上搜救法律法规建设,是有效处置海上突发事件、开展搜救应急工作的重要保证。尽管我国在1982年就加入了《国际海上人命安全公约》和《国际海上搜寻救助公约》,但30多年来还没有出台一部关于海上搜救工作专门法律法规,各方职、权、责不清晰,处置程序缺乏法律依据。

在民革中央委员、厦门海事法院院长夏先鹏看来,法律的长期缺位显然对维护我国海上安全和海上利益具有不可小视的影响。需要通过立法明确各方职责,理顺各种关系,实现多方搜救力量无缝对接、高效运作,让人民少损失、海路更畅通、海洋更安全。

“在法律、法规一时难以出台的情况下,国务院可通过发布海上搜救指导意见等形式,对各方搜救职责、工作程序、保障措施等予以指导,以解目前海上搜救无法可依、无章可循之急。”夏先鹏说。

我国内河水上救助与海上搜救相比,体制机制更滞后、力量更欠缺、问题更突出。

民革中央委员、长江大学副校长郑军指出,内河水上搜救立法相对滞后是一个突出的问题。目前,国家层面缺乏系统规范内河水上搜救行为的专门法律法规,地方上除了江苏之外,均无相关规定。“建议加强内河水上搜救法规体系建设,加快推进《内河交通安全管理条例》修订及立法。”郑军说。

对于内河水上搜救体制机制不顺畅,多部门职责交叉,搜救指挥协调机制不能快速反应等问题,郑军建议明确内河水上搜救的机构和职责,理顺中央事权与地方责任的关系,建立内河水上搜救协调机制。

在内河水上搜救中,社会救助力量起到较大作用,但受经济效益、投入成本、专业人员等影响,内河打捞公司经营困难,部分难以维持,甚至出现弃捞要价现象。

郑军建议在内河设立专业水上救助机构,加强救助力量,强化对船舶、溢油救助。同时,设立内河水上应急救助基金,培育扶持社会救助力量。

培育人才梯队

保障队伍建设更加科学

海上救援队员们“把生的希望送给别人,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的奉献精神,令人为之动容。构建强有力的海洋救助保障体系,离不开一支精干实用专业的海上搜救队伍。

但近年来,海上搜救职业风险高、保障不足、社会认同感缺乏等因素严重影响着海上救援队伍的稳定,高技能人才培养周期长、成本高等特点也限制了这支队伍的及时“换血”“补血”。

据统计,2016年以来,四大员(飞行员、救生员、潜水员、船员)流失近1/10,对队伍稳定造成了较大影响。

“要打造一支精干实用的海上搜救专业队伍,不仅需要事业留人、感情留人,也确实需要待遇留人。”民盟天津市委会副主委、天津市河东区副区长丁梅表示,希望适当提高海上专业搜救人员的工资和生活待遇,将救助船员、飞行员、潜水员和救生员纳入国家现有特岗补贴范围。

“同时,还要建立我国海上搜救的奖励表彰体系,加大宣传力度,给那些‘把生的希望送给别人,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的海上搜救英雄以更多精神鼓励和职业尊荣。”丁梅说。

丁梅认为,对绝大部分非专业人士来讲,海洋救助这一领域还是陌生的。在海洋救助发展几十年的历程中,我们经历了很多惊涛骇浪的考验,有很多感人至深的故事,应该让更多人了解这个行业,了解这个行业中的人。

“通过认真的总结梳理,以喜闻乐见的形式呈现给社会、呈现给大众,是对社会正能量的一种表达和传递。建议交通运输部在海洋救助文化建设方面,下更大力气,让大家更多地了解海洋救助。”

 
下一篇4  
  



团结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或镜像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皇城根南街84号 邮编:100006
E-mail:admin_news@sina.com Tel/Fax:(010)65231249

 

关闭